密码学货币的阴阳之道

尽管比特币在低信用情况下转移价值的能力非常强大,成为了一个“类货币信息商品”的标准,但是如果人类社会对价值的认识不同,更少地依赖基于稀缺的货币转移价值,更多地依赖基于信任的货币呢?这就是“相互信贷”系统的理念。

货币不需要为了稀缺性而保持稀缺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阳”都有一个“阴”与之相对应,相互信贷将提供许多在稀缺货币情况下不会存在的经济发展机会。

在2008年秋季,一场信贷危机造成了数家大金融机构破产,经济陷入萧条。人们对经济危机的原因有许多不同看法,但是它造成的后果显而易见:政府花费数万亿美元救助大型投资银行。这些投资银行持有大量的“有毒”次级住房抵押证券,许多人在经济危机中失业,无力偿还房贷,造成大面积的房屋止赎。雷曼兄弟倒闭已经过去六年了,尽管证券市场上涨了,但是失业人数也在上涨。造成经济危机的根源是人们没有真正地理解一个概念:稀缺性。

整个经济学基于这个理念:资源是稀缺的,因此人们必须慎重地进行决策,决定如何分配时间,获得和保护这些稀缺资源。经过了一个复杂的进化过程,人们发现某些稀缺商品比其它商品更为人们广泛地接受,这些商品开始被用做促进交易的通货,解决“双重需要巧合”(“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 )  问题。

尽管在一个亲密的社区中,信用经常被用做通货,但是与外界的交易需要稀缺的商品通货。商品通货能够转移在过去已经创造出的价值,不同于只转移预期的未来价值(债务)的信用通货。当交易规模不断扩大时,通货(currency)被货币(money)取代,货币是一种被广泛接受、易于分割、高价值和可互换的稀缺商品。贵金属例如黄金和白银成为全世界范围内的通用货币。帝国的兴亡与其对货币的控制能力紧密相关,无数的生命因保卫货币控制权而死。这一切都是因为基本的经济原则:稀缺性。

美国的法定货币-美元-是一种同时具有稀缺性和债务特征的法币。美元通过债务创造的方式流入经济体,因为美元的供给是稀缺的,所以债务人还需要支付债权人利息。利息是时间偏好和机会成本的一个经济指示器。有钱的人只有当获得的利息多于机会成本时,才会将钱借出去。债务人只有当他们相比在未来获得钱,更偏好在现在获得钱时,才会接受债权人提出的利息率。这一借贷机制在天生稀缺的商品中能够完美运行,但是法币的稀缺是人为制造的:不是由自然规律保证法币的稀缺,而是由人类的法律限制法币的供给,同时法律将控制法币供给的权力授予被称为“银行家”的那个特殊群体。这些银行家使用特权从无中生有创造出的法币上收取利息,这导致了“抢椅子”金融游戏:债务总是多于法币,某些人总是没有足够的法币偿还债务。从而就造成了信用危机和历史上的繁荣-萧条经济周期。

在2008年末,一个匿名的自称中本聪的机构或者个人在密码学邮件组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白皮书。它详细描述了各种密码学技术如何能够被用于创建一个用于转移被称为“比特币”的稀缺电子货币的点对点协议。比特币系统使用一个被称为“区块链”的分布式账本追踪比特币的所有权。在2009年1月3日(北京时间1月4日),比特币系统的“创世纪区块”被发布,在上面有一条消息“2009年1月3日,当时正是英国财政大臣达林被迫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为什么在创世纪区块上写入这个新闻标题一直争议不断。但是人们一般推断,中本聪将新闻标题写入创世纪区块的目的不仅仅是为它打上时间戳,还标志着货币历史上的一次重大转变,从部分准备金制的银行转到真正的数字稀缺性(digital scarcity)。

经济学家Bernard Lietaer将这些由稀缺性驱动的货币称为“阳性”货币,它们的特征是:充满竞争、线性、等级制度和中央集权。与阳性货币相对应的是“阴性”货币,它的特征是:合作、可持续性、平均主义和相互信任。在他的《阴性货币和阳性货币》一书中,Lietaer指出尽管父权社会倾向于使用阳性货币系统,母系社会倾向于使用两种货币系统:远距离的、低信任交易使用阳性货币,当地的社区交易使用阴性货币。

他指出埃及在超过一千年的历史中使用一种谷物支持(corn-backed)的阴性货币。在现在的父权社会,从工业时代的贵金属货币到二十世纪的法币,阳性货币占据着统治地位。现在,密码学货币的价值不是基于有利息的债务和政府支持,而是基于数学保证的稀缺性,但它仍然是阳性货币的进化产物。

但是,如果人类社会对价值的认识不同,更少地依赖基于稀缺的货币转移价值,更多地依赖基于信任的货币呢?这就是“相互信贷”系统的理念。

在一个相互信贷系统中,参与者组成的网络根据某一参与者未来的预期收益给他信贷,当进行交易时,每个人创造一种新的货币。接受买家个人信用货币的卖家,预期买家在将来的某一时间向网络提供等价的价值。买家可以使用未来创造的价值偿还债务,或者用通用货币买回自己的信用货币。事实上,相互信贷通过废除人为设定的利息率,消除了传统贷款和货币所具有的稀缺性。这样的系统是瑞波协议的基础,瑞波系统最初是由Ryan Fugger开发的,后来由一家位于旧金山名为瑞波实验室( Ripple Labs)的金融技术公司继续开发。尽管瑞波系统也有内置于系统的、类似于比特币的稀缺数字货币:瑞波币,但是瑞波系统的协议也能使得人们表达对其他人的“信任”,从创建出基于密码学的互相信贷系统,该系统使用一个全球通用的分布式公共账本,记录债务人债务信息。

相互信贷不可能成为未来的终极货币,它的目的也不是成为终极货币。因为这个系统是基于债务的,所以它容易遭受违约,不适用于低信用交易。但是通过使用网络信用系统和社交图谱,社会越来越透明,从而相互信贷对任何规模的社区来说,都将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尽管比特币在低信用情况下转移价值的能力非常强大,成为了一个“类货币信息商品”的标准,但是记住,货币不需要为了稀缺性而保持稀缺是非常重要的。每一个“阳”都有一个“阴”与之相对应,相互信贷将提供许多在稀缺货币情况下不会存在的经济发展机会。

 

原文:http://p2pconnects.us/2014/10/09/the-yin-and-yang-of-cryptocurrency/
作者:John Light 译者:少平(@鱼看见水)
译者BTC地址:1JtgQcqAoU65VY2NZy25FT9dAcuXrUKhfG
稿源(译):巴比特资讯(http://www.8btc.com/the-yin-and-yang-of-cryptocurrency)

yanghang-rmyh
    A+
郑重声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日期:2014年10月18日  分类:行业解读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