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数字货币、区块链等技术影响不易预测,需要进行规范

001fd04ceb6412abb33104

今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举行记者会,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提问。 重点如下:

央行行长周小川:货币适当在稳健方面做得更加中性,有利于供给侧改革。如果货币政策太松,有些企业三去一降一补的压力不够。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大,如果真是大水漫灌,对经济是有害的。

周小川:外储2002年之后的增长太快了点。外汇储备下降也是正常现象,我们也不想要这么多,适当有所下降没什么不好的。储备的东西是用来用的, 不是用来看的。

易纲: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利大于弊,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过程中尊重了市场规律。

周小川:今年汇率有关政策没有太大变化,但在监管执行上会更精细一些,今年汇率会比较稳定。

周小川: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是对大家有利的。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有所下降导致对人民币汇率的怀疑,是有点过分了。目前来看人民币表现为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

周小川:最近确实研究了资产管理问题,一行三会已经就大的问题初步达成一致。

周小川:已经杠杆率过高的企业自身要内部改革,金融系统不能过多支持这类企业。金融业要更好地配合“三去一降一补”改革。

周小川:M2目标增长12%不是任务指标,执行过程中要根据实际情况适度微调。

其他重点如下,以时间顺序倒序排列:

清洁汇率:

周小川: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是对大家有利的。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有所下降导致对人民币汇率的怀疑,是有点过分了。有些对冲基金对做空人民币放了不少仓位。目前来看人民币表现为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看待人民币汇率很大程度上要看经济是否健康等。积极因素会决定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跨境直接投资:

周小川: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FDI)目前一千多亿美元,已经是很高的水平,在此情况下再有很大的连续的增长不太可能。中国在扩大自由贸易区,在吸引外资上也会有所改进,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应该说大体上、总体上是健康的。有一些不健康的,会作一些政策调整。

周小川:中国对外投资不乏过热情绪,对外投资数字上增长非常快。对有过热情绪、动机不良的对外投资进行一定管理;投一些体育、娱乐的与中国对外投资产业政策不符合,进行一定指导也是有必要的。

外汇储备与外汇管控:

周小川:外储2002年之后的增长太快了点。外汇储备下降也是正常现象,我们也不想要这么多,适当有所下降没什么不好的。储备的东西是用来用的, 不是用来看的。

易纲: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利大于弊,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过程中尊重了市场规律。汇率的平稳是个好事。

周小川:之前我们外储增长走得太快了点,我们自己也认为没必要这么多,也有一部分被认为是热钱。发达国家采取了QE,导致其中大量流动性进入新兴市场,其中很多是金融方面的流动。此前发达国家资金流出至少三分之一到了中国。

中国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市场主体持有的对外资产在增长。前几年官方外汇储备持有的外汇资产占比在70%以上,现在官方和市场是一半对一半。这个结构性的变化是件好事情。

数字普惠金融:

周小川:对社区和偏远地区金融服务最有效的办法是运用数字技术,央行和业界一起促进这方面发展。鼓励科技类企业向这个方向提供技术支持。

信贷:

周小川:中国经济有潜力继续增长,从整个国际情况看G20也在号召进一步促进经济复苏。M2今年目标是12%,执行过程中要根据经济实际情况进行微调。

周小川:去年房地产信贷增长比较快主要是个人购房贷款,一方面是有助于三四线城市降库存,另一方面一二线城市使房价上涨。住房贷款会以相当快的速度发展,但同时也会随着政策监管放缓。

周小川:总体来讲住房贷款在中国还会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发展,但随着政策调整,估计房贷会适当放慢。

非银行支付:

中国央行副行长范一飞:非银行支付机构这几年确实累积了一些问题和风险,包括供大于求的情况比较严重;机构内部内控薄弱,风险管理放松,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比较严重。要对前期累计风险进行化解,并强化基础建设,还要加强监管。

周小川:央行认为科技的发展可能对未来支付业务造成巨大改变,央行高度鼓励金融科技发展。数字货币、区块链等技术会产生不容易预测到的影响。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需要进行规范。

周小川:部分企业动机不纯,盯着客户的备付金。我们支持金融企业通过科技手段提高支付效率,而不是企业瞄着客户的资金。

杠杆率:

央行副行长易纲:政府部门杠杆率不高,但企业部门杠杆率在全球比较高。杠杆持续增加不利于经济发展,并增加风险。考虑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家庭、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杠杆率还有一些优化空间。

央行副行长易纲:要发展直接融资,更多资本金进去。考虑在不同行业有严格资本约束。

周小川:全社会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高的微观基础,是有很多非金融企业自身杠杆率过高。已经杠杆率过高的企业自身要内部改革,金融系统不能过多支持这类企业。金融业要更好地配合“三去一降一补”改革。

货币政策:

周小川:货币适当在稳健方面做得更加中性,有利于供给侧改革。如果货币政策太松,有些企业三去一降一补的压力不够。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大,如果真是大水漫灌,对经济是有害的。

周小川: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还是存在,但小微企业、中小企业融资比例每年还是在上升。融资难的问题会逐渐缓解。价格问题除了名义价格还要看实际价格,跟其他因素有关系。

债市:

周小川:债券市场从发展早期秉着开放、公平竞争的思路建立并发展的,始终都是开放的,没有那一年有突出举动,去年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迈进,且加入SDR篮子,这些都导致外国投资者对中国债券市场更感兴趣。债券交易不会有突出政策,我们不刻意追求中国债券是否纳入哪一个指数,在稳步取得进展。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债券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作用。境外机构来国内发债,即熊猫债,去年年底有600多亿元。

资产管理业务:

周小川:最近确实研究了资产管理问题,一行三会已经就大的问题初步达成一致。理财产品市场有些混乱,套利机会太多等。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在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还可能提升到更有效的层次。

外汇:

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2016年下半年汇率波动比较大,因素有两个,对外投资和其他开销比较猛,还有美国大选特朗普当选后出现了很多超预期的变化,导致美元指数上升比较大。

我们相信,今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而且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都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应该说汇率自动就有一个稳定的趋势。同时,有关政策没有太大变化,但在监管执行上会更精细一些,今年汇率会比较稳定。

从外汇市场的交易层面,利率差异是导致短期操作的动因,钱是会朝着利率高的方向移动。但是,从中期来看还是由国内经济情况来决定的。不见得利率差异会导致非常明显的、持续的投机活动和资本流动。

 

文章来源:华尔街见闻

yanghang-rmyh
    A+
郑重声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日期:2017年03月10日  分类:行业动态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