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十大悬案:烤猫失踪之谜

作者: 比特君

比特大陆在去年获得了最保守估计可达 30 至 40 亿美元的运营利润。这家垄断比特币挖矿和矿机市场的公司去年实现的巨额利润,有可能远远高于其对外宣称的数字。

2017年11月7日,纪录片《Bitcoin Shape the Future》,第26分58秒,吴忌寒说:“烤猫,在跟我交流的当中告诉我,可以做专用集成电路芯片,来进行挖矿,应该是说,烤猫带我进入了挖矿这个行业”。可以说如果没有烤猫,也许就没有比特大陆。

​烤猫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在币圈,他大名鼎鼎,他是比特币早期的先知、福音布道人。在中国,他最早把矿机带入这个世界。

烤猫的真名叫蒋信予,2001年,年仅15岁的烤猫以全国第11名的成绩,从湖南邵阳第一中学考入了中国科大少年班,当时有很多人怀疑他是否能自理生活,甚至怀疑他高分低能。然而,他以自己的能力证实了他不仅能够自理生活,也不是高分低能。当年是中科大和耶鲁高可信软件研究中心的博士,当年在耶鲁访学读博期间的时候,读的是计算机“系统”(System)方向,他一直也没发表出一作的论文。

从他的社交软件商可以发现他喜欢美食,钟爱潮汕牛肉火锅、泰式海鲜菠萝炒饭。

科幻文学作品是他的最爱,无政府主义是他的信仰。

他的阅读品味不低,在阿西莫夫的书里,构建了一个由科技、战争、机器人、外太空组成的世界。而烤猫的阅读履历显示,他还阅读安·兰德,这巩固了他对无政府主义的认同:绝对的个人主义,理性的利己主义以及彻底放任的自由。

​天才,极客,宅男,屌丝,又是自由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集众多标签于一身,但就是这么一个极具理想主义的天才,在2015年1月15日这天选择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这要从2011年他在耶鲁求学的时候说起。Z(化名)是烤猫在耶鲁的同学,Z说,他们当时在耶鲁都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就退学了:那个夏天,他和烤猫第一次听说比特币,就被它吸引了。Z回忆,他们当时觉得,这东西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黄金替代品,不依赖政府发行、不需要信任第三方机构,“一群脱离了政府的游民可以靠它来互相交易。”

这种想法彻底吸引了烤猫。第二年7月,烤猫在比特币官方论坛bitcointalk上,用昵称friedcat(烤猫名字的由来)发帖称,可以制造Asic矿机,并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筹 100 万元资金。而对于烤猫的出现,币圈或者说矿圈等待已久。

在发布帖子的同时,烤猫于2012年7月18日,在深圳注册成立公司Bitfountain(比特泉),IPO(币圈最早的爱惜欧雏形)成功后,烤猫把公司股份分为40万股,每股的发行价是0.1BTC,自己持有其中的59%,股东持有剩下的41%。大家熟悉的吴忌寒和疯狂小强也都通过众筹加入了公司,众筹后不久,烤猫在三个月内通过矿业的收益赚了2亿。

​烤猫的股票在2013年1月19日第一次进行分红,烤猫的挖矿收益非常可观,几周后投资者们就都收回了投资。

2013年4月Avalon宣布不再生产矿机而专业生产芯片短期退出矿机市场后,矿机市场就成为了烤猫的天下。烤猫一方面挖矿收益非常可观,另一方面因为矿机没有了竞争对手,其他宣称出售矿机的不是连续跳票就是卖期货,只有从烤猫这里才能拿到现货,所以来烤猫这里买矿机的人都是排着队,据说有的人甚至直接把钱扔过来,抱起矿机就跑,唯恐矿机被人抢走。

2013年9月,阿瓦隆重新开始研发挖矿芯片,并开始大规模发送订货,80万个芯片全部发送完成。烤猫此时利用挖矿的利润正在香港建立液冷矿厂,从中国大陆采购了最好的冷却机和泵,用吊车将它们安装到天台上。到10月,这个机房已经开始输出算力了。

但是烤猫的挖矿因芯片研发遭遇了难题未能及时研发出二代芯片,2013年10月14日,比特泉公告显示,烤猫的算力合计只有 71 TH/S,仅为全网算力不到 4%。资料显示,当时乌克兰还出现一个叫 GHash 矿机,算力是烤猫的8倍,用的是 55nm 级技术。差不多在同时,股东吴忌寒离开,随后创办蚂蚁矿机,Antminer S1 用得也是 55nm 级技术。

公司内部一番内部讨论后,烤猫矿机采用 40nm 级。之后,蚂蚁上了 28nm 级,其他几个像 KMC、阿瓦隆、蝴蝶、芯动都纷纷跟进。经过软件模拟测试,烤猫第二代芯片研发产出,但由于工艺问题没有量产。

到了2013年11月矿机销售的算力达到1000T后,也因同样的原因失去了竞争力。 烤猫的股票价格开始大幅下降,股票表现已经大不如以前,甚至跌破发行价,烤猫此时压力很大。

14年初,烤猫推出三代芯片和矿机。烤猫三代芯片的优点在于能耗低和成本低,适合矿场大规模布控,所以在烤猫开源后,赵东就采用了烤猫的芯片生产矿机进行布控。对于个人挖矿来说,烤猫的矿机成本低,回本周期短,因而烤猫最新推出的“Tube”矿机受到了众多个人玩家的欢迎。

烤猫开始寻找电力合作。2014年9月,俊毅(他是介绍烤猫与淮安矿厂的中间人,也代理过烤猫的产品)推荐烤猫认识林庆新,林是福建人,“号称是双汇集团的股东”,初次会面,林庆新把飞行执照拍在桌子上。说可以帮烤猫在淮安建立一个新矿厂,“以冷库的名义来做,可以享受江苏省政府补贴”。协议为:烤猫先交电费,林庆新以场地加一度4毛钱电费入股。当时“我们把6000台机子放了进去”。

2015年1月,烤猫拿到 40nm 芯片。但矿厂出了问题,林庆新把烤猫挖矿的账号改成他自己的,劫持了算力。烤猫过去协调,被搪塞过去。后来公司又去了几拨人,都无济于事。烤猫也发了律师函,他们置之不理,报警也没人管。对方态度更加蛮横,从当地找了几十个社会闲汉,把烤猫一行人围在中间,为首的说:“你敢碰我一下,就是动手打我了……”

此时,竞争对手算力暴涨,蚂蚁 S5 疯狂出货,在四川雅安,2.5万千瓦矿厂落地。而烤猫这里一边出货一边修复矿厂。那些天,每天都有投资人找上门来,质问:“多久了,股票怎么还不分红……”

烤猫团队计划放弃淮安,准备去瑞典找矿厂,护照机票都办好了,正要去,烤猫失踪了……没有原因,没有动机,没人说见到过他,就连他的家人也联系不到他;甚至都没人知道他是被他人劫持,还是自己故意隐藏行踪。

2015年3月,AMHash(是烤猫公司委托小强公司,负责算力销售,并代理烤猫云算力分红的一个项目)在bitcointalk.org论坛发帖说,从2014年12月25日开始,烤猫3.546P算力的矿场被抢走,烤猫告诉AMHash将会重新部署新的矿场,恢复算力,但一直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新部署算力的信息。

​这让许多人不解。之前烤猫公司遇到的更大的问题都能撑的下去,为什么因为一点算力的失去就远走高飞?以烤猫的经济实力,完全可以承受算力的损失。随后,可以查到的资料显示,他买了泰国的往返机票,但是只使用了去程,再没人得知他的消息。

当然了,谁也不知道矿场被抢走和烤猫的神秘消失有没有关系,因为损失的那点算力对烤猫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家人报警,公安开始立案调查,甚至一直监控着烤猫本人的身份证。但是至今没有任何信息。

7个月后,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烤猫与其妻子离婚。

自此以后,没人能找到烤猫——蒋信予。

然而,当所有朋友都放弃了寻找烤猫时,一则关于烤猫重磅的比特币交易信息再一次引起了“币圈”的震动。

2017年8月,烤猫几年没有动静的比特币钱包在一周内转出了17630个比特币,如果按照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来看,这17630个比特币约等于3.7亿元人民币。而这17630个比特币大约是当时平日里整个中国比特币交易所一天的交易量。

有人推测,烤猫回来时换点Bitcoin Cash花,但也有人说,烤猫根本不缺钱,此次回来可能不仅是换钱花,而是想东山再起。但事情也就到此结束了,烤猫并没有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

“烤猫的失败只是一起个人悲剧而已。”Z认为,烤猫的失败只能证明,一个企业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存活下来是很艰难的。

据刘婧的采访记录,在朋友的视野中失踪12天后,他的社交媒体在2015年2月7日又活跃了一次,分享了一部纪录片《假如美国不在》(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纪录片),这是理想主义者烤猫留给现实世界的最后一条消息。

如今,吴忌寒逐渐扩张他的比特大陆,Z进入了另外一家矿机公司,疯狂小强开始研究区块链与网文行业的结合,而那些最初入行的风云人物,也已经将获取财富的触角伸向各行各业。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开始风起云涌,起起伏伏。年底的某个夜里,北京国贸FFC大厦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一场区块链主题的投资私享会正在举行。这里涌入的,正是虚拟货币世界里最炙手可热的大佬。这里地位与财富挂钩,用圈里一位资深人士的话说:“这个行业里的财富,外界根本想象不到。”

烤猫消失了,世界现在是他们的了。​​​​

yanghang-rmyh
    A+
郑重声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日期:2018年06月12日  分类:比特趣闻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