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双手沾血的区块链投资人

文章来源:今晚财经

文字|卫一

编辑|周维

杨宁是第一个自称被币圈收割的投资人。

火币网于11月上旬发布公告称,为保护用户财产安全,暂停CDC(消费链)在火币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不到一年时间,CDC的价格由0.43元缩水至0.00164元,基本接近归零。

两天后,作为CDC联合创始人,杨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我被收割了,团队都撤了……十分后悔进入币圈。”他将被黑庄收割的原因归结为一句话:“币圈小年轻们太厉害了,我打不过啊。”

事实上,在这个被他称为“你在踢足球,他们在踢人”的币圈里,杨宁只是个后来者。在投资规模上,他也仅仅是个小角色。

在利益的强烈诱惑下,各路传统投资大佬们如徐小平、薛蛮子、王利杰等,曾经争先恐后地放弃价值投资的理念,进入币圈这个修罗场。

然而,当泡沫破灭之后,留下的却是一地鸡毛与遍体鳞伤的“韭菜”。这些此前大肆为币圈摇旗呐喊的投资人们,却正在试图悄悄撤退、洗白。

 

古典投资人

杨宁、徐小平、薛蛮子、王利杰,曾经都是中国天使投资领域的拓荒者。

杨宁的职业生涯有着闪亮的开端。在成为投资人之前,他曾是一名优秀的创业者。

1998年,还在斯坦福大学读书的杨宁就与周云帆、陈一舟共同创办社区网站ChinaRen.com。第二年,三人从斯坦福回到中国时,ChinaRen已经成为了中国第四大网站,并拿到了高盛1000万美元的融资。

2000年,ChinaRen与搜狐公司合并,杨宁在搜狐担任技术副总裁。2002年,杨宁第二次创业,成立空中网。2004年,空中网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融资1亿美元,成为资本市场最年轻的美国上市公司之一。

2008年,杨宁第三次创业,开发手机搜索引擎“悟空搜索”。2012年,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杨宁套现离场,加入乐搏资本,正式拥有了天使投资人的身份。

有了杨宁的加入,乐博资本的投资版图也发生了扩张,在游戏与文娱传媒的基础上,增加了电子商务、生活服务、教育培训、餐饮、医疗、人工智能、先进制造和VR/AR等多种项目方向,并投出了乐华娱乐、朗空科技、风行视频、轻客智能和亿航科技等成功案例。

2013年,杨宁联合徐小平、薛蛮子和王利杰等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成立了中国青年天使会,徐小平担任荣誉主席,杨宁担任会长。

相比会长杨宁的年轻有为,主席徐小平的逆袭故事更为人所津津乐道。

1996年,38岁还在国外刷盘子、送披萨的徐小平,被俞敏洪“喊醒”回国内创业,开始了在新东方的10年生涯。

2006年,新东方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拥有10%股权的徐小平发了大财,成为了街头巷尾谈论的传奇人物。也就是在这一年,他选择离开新东方董事会,却发现“对当下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更找不到奋斗的目标”。他回忆,“那段时间我得了抑郁症。站在窗口看着万家灯火,心里无限凄凉,恨不得跳下去。”

在最艰难的时候,一群年轻的创客点燃了他内心的激情,令他走出抑郁,并决定开始从事个人天使投资。2007年,徐小平投资了两个项目,一个是婚恋交友网站“世纪佳缘”,另一个是化妆品特卖线上商城“聚美优品”。前者2011年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后者2014年于美国纽交所上市,均为他带来了丰厚的投资回报。

2011年,徐小平、王强和红杉资本中国联合创立了“真格基金”,从此以后开始了机构投资的进程。

同为青年天使会的发起人,薛蛮子却从未在会内担任任何职位。不过,这丝毫不能掩盖他的光芒,他曾被红衣教主周鸿祎誉为“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一生充满传奇色彩。

薛蛮子是红二代,小时候被周总理抱过。他亲身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文革,后来在初中未毕业的情况下,直接考上了中国社科院研究生。

1980年,薛蛮子赴美留学,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结识了日后的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并在为对方的“语音自动翻译机”项目工作时挣得了7000美元。

1991年,薛蛮子与朋友成立了Unitech公司。4年后,UT公司与吴鹰的斯达康股份合并,成立了UT斯达康,当时很有名的小灵通就是旗下产品。

2001年,UT斯达康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薛蛮子获利1.2亿美元后选择退出,摇身一变成为天使投资人。此后,他投出过李想的汽车之家和蔡文胜的265.com等经典案例,也投出过8848这样的一地鸡毛。

相比前面几位大佬,王利杰的光芒要黯淡一点。经历过打工、创业失败,直到2011年初才投资了人生的第一个项目,一个名为GuruDIGger的工程师社区。

在前期投资过程中,因为入股资金太少,王利杰曾被外界称为“最穷天使投资人”。王利杰曾经阐述过自己投资模式的雏形,即专注于非常早期的产品,每个团队投很少的钱,当然也拿很少的股份,再用他的资源帮这些团队发展。

这种分散投资为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仅在2011年,他就用400万元投资了50家公司,最终的失败率高达90%,而剩下5家公司却在后来带给了他高达3000多万元的帐面回报。

以上每位投资人的创投经历与风格都不相同,但无疑都获得了成功。然而,当区块链出现后,他们却沦为了别人眼中的“古典投资人”,面临着投资生涯的“中年危机”带来的巨大焦虑。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杜伦大学商学院博士孙霄汉在文章中写道:“他们(传统投资人)焦虑过去几十年来坚守的一套价值投资体系完全被ICO摧毁了。传统投资圈奉若神明的尽职调查、估值模型、退出机制等,被区块链投资圈的人嘲讽。”

《人民创投》就这样分析过徐小平:获得万倍回报的执着给徐小平内心带来的持续焦虑是难免的,成为人生导师的执着给他内心带来的持续焦虑也是难免的,当“这两种焦虑融合为一的时候”,他喊出了“All in区块链”。

 

All in区块链

2014年初,王利杰在硅谷见到了一位全力投入区块的朋友。

据他回忆,“这个名词我听着很兴奋,但是听不懂。回国就赶紧查资料,那时候有区块链的百度词条,但是看不明白。”

后来,他又从许多人口中了解到了“会涨价,未来会很贵”的比特币,但这不能令他满意,直到他遇见了OKCoin创始人徐明星。

徐明星对他解释:“法币是有国家背书,可能一个国家有一百万人,国家强制他们用这个法币。如果把比特币的社区看作一个国家,已经有两百万人了,并且不需要强制,他们都认同并使用了这个东西。”

正是徐明星的这番话,让王利杰成为了区块链领域内第一批进场的传统投资人。自此之后,昔日那个梦想是在临死之前“成为最伟大的天使投资人”“有投资情怀”的王利杰,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2014年8月,也就是达鸿飞等人对外宣称要做NEO(小蚁)之后的第三个月,王利杰用20万元投资了该项目。投资NEO后没过多长时间,随着该币价格的一路上涨,王利杰选择了在一块五的价位上抛售。但是NEO的上涨势头并没有减缓,而且涨了成百上千倍,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刺激”。

刺激之下,王利杰在区块链这条投资赛道上马不停蹄。他不仅是ObEN PAI、Quarkchain和DxChain的第一位天使投资人,还参与了Reserve稳定币、Exvillage交易所和菜根谈等30多个区块链项目的天使轮或者私募轮投资。

王利杰自称“凌晨一点睡觉,五点起床,从早到晚见项目方看白皮书,平均每天投出价值200万美元的以太币”。他如此勤劳,以至于有人请他喝茶,想问他区块链怎么赚钱时,他会这样回答:“你这是在耽误我赚钱。”

今年1月12日,在澳门纷智区块链峰会上,王利杰称:“我过去一个月,赚的比过去七年都多。”他还声称,比特币下一个目标是黄金(价),然后50万美元一个,再下一个目标是4.5亿美元的那幅世界名画。

和王利杰一样,薛蛮子也是在2014年接触到的区块链。

当时,薛蛮子在瑞波创始人孙宇晨的推荐下购买了瑞波币,并在《为什么我买了一点XRP》中宣称,“这不是一个投资机会,这是一场革命。”

2017年7月9日,薛蛮子晒出和“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的合影,并配文道,“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

随后的8月,薛蛮子在上海参加区块链峰会,会见数十家区块链创业团队,并宣称他要“投十个”。果不其然,薛蛮子以猛烈的炮火强势进入币圈,墨链、原链、量子链、太空链……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就投资了20多个ICO。

薛蛮子还和李笑来还合投过一个叫“马勒戈币”的ICO项目,其白皮书中这样写道:“我们将开发一个全新的AI云系统,每产生一个马勒戈币都将绑定一个云端的人工智能草泥马。”这样荒诞不经的项目,最终融资了1500万元。

相比王利杰和薛蛮子,杨宁接触比特币要早了一年。2013年,国内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之一麦刚向杨宁“大肆吹嘘比特币,说未来的一个比特币就是一栋别墅,是最贵的东西”,但他不为所动,因为觉得“这东西很虚,背后没有价值支撑体系”。此后的好长时间,每当有人给他讲区块链,他认为都是骗子、传销。

多年以后,杨宁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每次麦刚与自己相遇时他都会说,当初要是听他的,就不会错失好几个亿了。

杨宁自称是在“94禁令”之后,才对区块链产生了兴趣。“这个事情都惊动国家了,就表示这个事情到了一定的规模,有了一定的影响。”他还高呼:“区块链时代已经时不我待。”

但是,直到徐小平的“革命召唤”出现,才彻底点燃了无数人对区块链的疯狂欲望。

今年1月9日,徐小平在一个真格基金内部群里发布了“不要外传”的消息。他将区块链描述为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技术革命,并且“以全部的智慧呼吁大家迎接区块链即将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冲击”。

徐小平算得上是最早投资区块链项目的传统投资人。2013年时,他便投资了火币网,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投资了MaiCoin、BlockSeer、YEE、公信宝、IOST和DATA等近20个与区块链相关的项目,几乎涵盖了虚拟货币、虚拟货币交易所、虚拟货币钱包和媒体等所有币圈中的产业环节。

在徐小平振臂一呼之后,国内区块链行业进入了狂热时代。

一名区块链投资人对《今晚财讯》表示,“区块链这个风口,在很大程度上是资本炒起来的。对于许多传统投资人来说,这是一个能够赚快钱的机会。”

 

一地鸡毛

在缺乏监管、近乎蛮荒阶段的币圈,大佬背书是代币项目方ICO必不可少的一环,因为他们的一言一行,常常可以引发交易市场的强烈震荡。

正因为如此,业已成名的传统投资人成为了区块链创业团队青睐的对象,投资人们自然也会为自己投资的项目站台喊单。

而大佬站台的成本之低,令人咋舌。宝二爷郭宏才就曾承认自己收取项目方1%的token作顾问费,“顾问也不干别的事,拿我的照片去挂一个站台就行了”。

事实上,几乎任何一种代币发行后,其价格都会出现夸张的走势,先大幅拉升、再陡转急下已成常态,最后甚至会出现代币破发和团队跑路的现象。

一名资深炒币玩家对《今晚财讯》分析,币圈与股市一样,当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并且伴随着巨额成交量时,“就是庄家在割韭菜了”。而在币圈,最有可能成为庄家的就是“创始团队与投资人”。

徐小平投资的IOST就是一个“妖币”。今年1月15日开始交易后,IOST大盘即被强势拉升,相比于众筹时的0.01美元,在两个星期内被拉到了0.12美元,涨了10多倍。然而,随后该币的币价就出现断崖式下跌,价值40多亿的代币转瞬间蒸发不见。

据《创事记》援引知情人的爆料称,徐小平在币圈的头号大将戴雨森一个人从IOST项目获取的报酬,就超过1亿人民币。另有媒体报道称,IOST创始人钟家鸣在币价临近破发时“喜提了一辆上千万的法拉利”。这位意气风发的93年创业者常年混迹于北京最顶级的酒吧One Third,喜欢用摆满整张酒桌的顶级香槟来招待朋友,证明自己的豪爽。

王利杰曾将区块链投资总结为“无纸化投资,无国界投资,以及无DD(尽职调查)投资”。然而,最后为这种“超前”投资理念买单的,只能是那些“韭菜”们。

2017年2月28日,由王利杰参与投资的维优元界在上海陆家嘴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正式启动。作为中国第一条公有区块链,这在当时可谓风头无两。可是不到半年,2017年8月21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近日浦东市场监管局对辖区内疑似虚假宣传的某全球区块链峰会进行突击检查。据腾讯科技报道,被突击检查的企业为正是维优元界,而这也是有关部门披露的首家ICO相关企业被工商局调查。

监管部门随后开始大范围出手整治。在“94禁令”之后,薛蛮子选择了同其他币圈大佬一样,出走海外。他自称“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绝大部份公司的投资都退了币”。

到了日本后,薛蛮子在京东和泰国苏梅岛投资了支持数字货币支付的蛮子民宿。除此之外,他还打造了区块链“三点钟京都俱乐部”,不断通过微博以及媒体发声来影响币圈行情。

今年1月,太空链进行ICO时,也曾请到了薛蛮子为其站台。然而在随后一个月内,太空链即告破发,并于今年3月因涉嫌诈骗被扬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正式立案。

 

两面人

1月10日,薛蛮子微博转发了《薛蛮子“怼”徐小平:区块链投资上,我没他那么亢奋》一文,并配文称,“凡是有名利的地方,就必然有灾祸,数字货币投资也是,有猛涨必然有暴跌,很多人压根儿就没有投资资格,涨了开心,跌了闹心,而且现在骗子那么多,烂项目占了大多数,得到的便宜,迟早还会还回去。”

当时,一位网友在微博留言区问他是否参与了太空链,薛蛮子只回答了两个字,“当然”。

然而,当太空链涉嫌诈骗被公安立案后,薛蛮子删除了之前承认参与太空链的微博,试图与太空链撇开关联。但是,却有网友将他那条微博的截图公布了出来。

同样的尴尬也曾出现在徐小平身上。在今年9月举行的“2018创新中国秋季峰会上”,徐小平被问及对区块链的看法,他指出“区块链带来了许多监管上的问题”,同时表示“绝不为任何发币的项目去站台,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做”。

而当他身着IOST文化衫与开发团队的合影出现在大屏幕上时,他不免有些窘迫,解释称“如果合影就是背书”,那他“曾给好几万家背书”。

事实就是,大佬们都有着两张面孔,一张去站台喊单,另一张却极力辩解并否认;一张激烈地喊口号,另一张却苦口婆心地劝导。

薛蛮子通过比特币发现了“财富自由之路”,站台、重注、发币,却又提示散户风险,“大热必死,风口年年有,大部分都是炮灰,大家都别得意忘形,大部分项目会挂掉”,“几分钱的山寨小币千万别去碰,不懂行的项目只看几个热闹字眼忽悠眼球的千万不要踫,没有靠谱创业经历靠谱创业团队的千万不要碰,没有靠谱投资人背书的尽量不要踫”。

王利杰发表过诸如“凡戊戌年必有大事发生……你,是否已做好换上区块链的脑袋,改装为数字资产思维的准备呢?”类似宗教传销式的宣言,还奋力疾呼“那些轻易就能理解和接受的技术和概念,是谈不上颠覆性和破坏性的!真正的颠覆,开始的时候一定是让人充满怀疑的,本能排斥的,甚至是深恶痛绝的。”

但同时,他也经常在人前展示冷静理智的形象,他会揭露ICO的本质,“现在的乱象主要不能怪投资人,因为投资人一向是逐利的天性,哪里有钱就去哪里。主要怪区块链ICO的创业者们,大部分创业者偷懒了,因为市场狂热的时候,私募来的太容易,就不想做公募了。”他也会劝告数字货币投资者“忘掉ico吧,回归业务本质”,“区块链不能没有通证,但可以没有ICO”,还曾直言不讳地指出,“目前90%区块链产品都是庞氏骗局”。

这些大佬们,一面会对“韭菜”们极力鼓吹区块链的神奇,另一面,则对“韭菜”们嗤之以鼻。王利杰曾经说:“事实上大部分人在买入所谓的代币的时候,其实就知道自己在玩击鼓传花的游戏。最后被割韭菜的时候除了怪自己的贪婪、愚昧和懒惰,还能怪谁呢?”

更为人熟知的是,今年2月份李笑来与润米咨询董事长刘润争论“韭菜”的概念以及“割韭菜”的行为是否真的存在。他说:也许“韭菜”存在,但“割”这个行为是否存在我怀疑,反向的“交智商税”倒更像是存在的。

一名资深炒币玩家对《今晚财讯》表示,“尸横遍野的韭菜田中,币圈大佬虽然长着不同的面孔,但没有人是无辜的。”

《虎嗅网》在2017年8月发表过一篇文章——《别让李笑来们跑了》,呼吁“及早部署,不能让这些犯罪嫌疑人们跑了。请‘旧世界’给这些能人一点教训吧,趁他们把别墅跑车XX币变卖跑路之前。”

今年初,金沙江创投创始人朱啸虎在临退出“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社群”前,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历史不会忘记,希望各位不要因为收割韭菜赚带血的钱而留名青史。”

现在,薛蛮子等人已经跑到国外去了,留在国内的,正在试图悄悄撤退、洗白自己。但是,他们赚过带血的钱,人们不会忘记。

yanghang-rmyh
    A+
郑重声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日期:2018年11月18日  分类:区块链标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